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huotui——BA4ST皆明

苏火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甜芦粟  

2013-09-27 13:51:44|  分类: 网师园—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甜芦粟是什么东西?恐怕一般城市里的年轻人很知道,更不用说吃过了。如今,就是在这里农村也不多见了。  经查阅资料,这种芦粟又叫糖高粱(学名Sorghum bicolor (L.) Moench,英文sugar sorghum)也叫芦穄、芦黍、芦稷,甜秫秸、甜秆、甜高粱和高粱甘蔗,为粒用高粱的一个变种,它同普通高粱一样,每亩地能结出150-500kg的粮食,但它的精华主要在富含糖分的茎秆,其单产可达5,000— 10,000kg每亩。甜高粱茎秆可用于制糖、酿酒、制酒精燃料、造纸和饲料等。
        早年在太仓的长江边当过农民。过去,农村并不富裕,但是,勤劳的农民会过日子,精打细算,生活也过得很有滋味。比如,每年的初夏莳秧时分,会在田头或者宅外场边一些不起眼的边边角角见缝插针栽种一种叫
芦粟的作物,这不属于当时生产队的生产任务,而是很普通的私人行为。生产队干部不干预不阻止,谁种下归谁所有,约定成俗。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应该属于农家的小吃零食。
       芦粟很容易成活,栽种之后也无需浇水施肥,在夏日的高温中成长,一般两个多月后,长成两米多高,杆头抽穗了,就可以割折下来,吃其茎秆。在地头劳累之余,随手就在田边折一根
芦粟,不管是谁种的,只要过后打个招呼,可以先斩后奏。最好是手边有刀具,把芦粟按照自然的节杆斩断,每段尺余长,再用牙撕开硬质茎秆外皮,嫩绿色的杆芯十分诱人,咬一口甜滋滋的汁水沁人心腑,可以与甘蔗比美,解渴又解乏。晚上在室外场上乘凉,折上几根芦粟,与家人邻居,边吃边聊,其乐融融。有时吃到特别甜的芦粟,就把它附近同类的芦粟保留着,作为招待来客或者出门走亲戚的礼物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年初秋,正值农闲。我吃到一根芦粟口味特甜,马上周边芦粟割下来当晚打包。凌晨动身,骑着自行车回苏州家里,让家人分享。七十年代,公路还不是柏油路,都是砂石路,公路两边的树木也不多,一路上骄阳似火,风尘仆仆,口渴了也不舍得吃一根芦粟,只喝随身带的水壶里的水。太仓长江边到苏州约九十多公里的路程,骑自行车花了近六小时候,到家时已是汗流浃背。小妹妹闻讯出门来接我,帮我把成捆的芦粟从自行车后座架子上卸下来,见到她那副高兴的样子,我一路的疲劳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 昨天,太仓长江边的第二故乡老朋友特地捎来一份土产,有乌菱还有久违的芦粟。这是原来我插队的大队里办起一个临江专业合作社,专业生产经营绿色农副产品。芦粟和乌菱都是他们的产品。见着芦粟,就想起过去的日子来,我拿起一根芦粟握在手中,努力寻找着过去的感觉。看看那碧绿的外皮,闻闻那淡淡的清香,一点也没有变。我用牙撕开芦粟外皮,顿时觉得自己的牙齿不如过去那么利索了,真是年岁不饶人!再咬一口绿玉般的杆芯,咀嚼口感也似乎不如过去那么鲜甜滋润?哎,是我变了,还是芦粟变了?也许芦粟从过去零星栽种的“游击队”变成批量生产的“正规军”——如今都在变,不管怎么说,那肯定主要是我的变化大了,什么原因,我想我不说,大家也知道的。

         国庆节快到了,就把这些图片当一份礼物送给大家分享,不好意思。

2013年09月27日 - suhuotui - suhuotui——BA4ST皆明

 

2013年09月27日 - suhuotui - suhuotui——BA4ST皆明

 

2013年09月27日 - suhuotui - suhuotui——BA4ST皆明

 

2013年09月27日 - suhuotui - suhuotui——BA4ST皆明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