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huotui——BA4ST皆明

苏火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悼念我的大阿姨  

2015-06-08 23:36:15|  分类: 网师园—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早上起床后不久,突然手机响了,谁一大早给我打电话?,看来电显示是无锡小舅舅的电话,他说你”南京大阿姨“于今晨4:20分走了!
         我母亲兄弟姐妹比较多。“南京大阿姨 ”是老大,我母亲是她是妹妹,以下还有三个弟弟。早年我外公复旦大学毕业后曾在上海苏州无锡等地做老师。曾在解放前著名的私立无锡中学当过校长,可是,在1946年因病英年早逝。我外婆失去了依靠,只得带着五个孩子回娘家度日。大阿姨替父担当了教育三个弟弟的重任。后来我这三位舅舅都是苏高中毕业,都考取大学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1954年,我五岁刚懂事,而且有了记忆。那年,外婆、母亲带着我和三岁的妹妹 一起去南京大阿姨家玩。我是第一次出远门,也第一次知道在南京我有一位大阿姨,是妈妈的姐姐。在南京那些事至今我还记得不少,还是后来我们家与阿姨、舅舅聚会时的家常话题之一。比如,大阿姨带我们去玩中山陵,那时候的汽车还是烧木柴的,车厢背后装有煤气发生器。而且去中山陵的道路不像今天那么平坦宽敞,是蜿蜒起伏的山路,有的地方坡度很大,汽车动力不足,司机就半道停车,到车背后去摇风机,加大火力,待煤气烧足之后,再开车爬坡上了中山陵。在中山陵,我不懂事的妹妹没情趣,就“作”。再有,南京公交售票员用本地话报站名“山西路”,我听不懂,告诉大舅舅说,南京话真难听,什么“山西路”,要么“生煤炉”吧。去玄武湖玩,大阿姨带我们去划船。我看见这么大的湖,有点害怕,可是又难以启口,就找借口说,大阿姨这些天用了不少钱,该省省了。等等。不管怎么说,这一次南京之行,让我记住了南京是一个大城市,更记住了那里有一位大阿姨。我姨夫是苏州人,是南京铁路局的工程师,他们有铁路通行便利,经常回来探亲,大阿姨就要到我家来走动。
       再去南京是10年后了。1965年11月初中,我被苏州市无线电运动队选拔去南京参加全省比赛。住在五台山省体委招待所。在比赛之余,找到一个间歇请假去看望大阿姨,她在一家文具店里工作,见面讲几句话,就匆匆告别。不过,很快就是“文革”到来了,。1966年10月我“串联”到南京,大阿姨不让我去住“外地师生接待站”,住到了她家里。他们家在下关,晚上,姨夫下班后,就带着我在南京西站,中山码头一带散步。我对火车、铁路非常好奇,姨夫都一一给我做了介绍。
       遗憾的是 ,我这位铁路工程师姨夫因为在1957年被定为“右派分子  ”,在1969年再次受到不公正待遇,全家被迫下放苏北一个偏僻农村,大阿姨与表弟都去了。一个上海交大毕业的老知识分子,不得不在农村挣工分养家糊口。我知道了,心里十分难过。知道他们那里粮食不够吃后,尽管我也在农村插队务农,但是,毕竟是在苏南粮食产区,我就想法设法积攒了100多斤粮票,给他们寄去。一次,大阿姨回苏州来探亲,特地给我带来一件毛衣,她说在农村空余时间多,特地给我编织的。
        粉碎“四人帮”之后,姨夫“平反”落实了政策,全家回到南京,单位里重新分给了住房。我也从农村回苏州进了工厂工作,1978年,我出差去南京,就住在新建的“大桥饭店”,正巧,大阿姨的新家就在附近。晚上,我去看望了他们。后来,我因工作关系,常常去南京,无论工作怎么忙,每次去南京我总要抽出时间去看望大阿姨和姨夫。
       10年前,表弟和姨夫先后因病医治无效走了。 由于弟媳家不在附近,平时就大阿姨一人在家。每次我去看她时,路过她家附近的菜场时总会买不少菜给她带去,大阿姨高兴地说,我一个星期不用去菜场了。大阿姨逐渐衰老了,我与弟媳商议过她的养老问题,尽管弟媳和孙女能常回家看看,我还是不太放心的。曾劝说大阿姨去住养老院,我还特地请南京的朋友找了几家条件不错的养老院,可是大阿姨就是不去,于是我就为大阿姨联系了当地的街道社区,请他们安排志愿者经常去关心这位空巢老人,后来大阿姨婉言谢绝了社区的服务。我真是没辙了。
        三年前,一个冬天的夜晚,大阿姨摔倒在卫生间,到次日早上弟媳去她家时,大阿姨已经冻了大半夜,命悬一线!弟媳马上送她去医院抢救。闻讯之后,我立即开车和妹妹并去接了大舅舅一起赶到南京医院里。经过医生全力抢救,大阿姨终于脱离危险。经过我们大家的反复动员劝说,大阿姨出院之后,终于住进了附近的一家养老院。我特地去养老院看望大阿姨,那里环境条件都较好,我也放心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两周前,大阿姨突然摔了一跤。去医院检查,虽然没有骨折,却发现肺部有问题,而且还有脑梗的新病灶,再次住院。上周五,我和妹妹专程去南京看望大阿姨。没想到,老人已是病入膏肓,昏迷不醒!我和妹妹握住她的手,在她耳边轻声叫唤“大阿姨”,她微微睁开眼睛,嘴唇似动非动,似乎在回应我们。在医院病房外面,我与弟媳商议,人总要走的,如果医院要采取什么创伤性的抢救措施,我们建议不要了,别让老人再受罪了,顺其自然吧。要准备大阿姨的后事了。
      今天早上,大阿姨走了,她是1926年出生,属虎的,按规矩也算是九十高龄了。有人曾说我大阿姨命苦,早年丧父,中年下放,晚年丧子。但是,我要说大阿姨命不苦,面对人生的各种艰难困苦,她逆来顺受,不怨天尤人,先人后已,相夫教子。尤其是姨夫晚年患了阿尔兹海默症,她悉心照料多年。谁说她命苦?她活了九十岁!
       明天我将去南京,后天一早要给大阿姨送行。
       大阿姨安息吧。大阿姨一路走好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